河北省肃宁县育英学校
HE BEI SU NING YUYING SECONDARY SCHOOL

此情可待成追忆

128
发表时间:2011-11-09 14:07

此情可待成追忆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黄艳丛

    坐在幽雅的肯德基大厅里,曲声悠扬,女儿左手炸鸡翅,右手炸鸡腿,面前薯条、可乐、还有两个劲脆汉堡包,吃得手舞足蹈、不亦乐乎。忽然,女儿问我:“妈,我最爱吃的东西是肯德基,你最爱吃的东西是什么?”是呀,我最爱吃的东西是什么呢?我一时竟无从回答。望着女儿清澈好奇的眼睛,我对她讲起了我小时候的故事……

    小时候,家境还可以:父母种地,爷爷养花,一年的辛苦收入,也足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,可是自小嘴馋的我,却总觉得好吃的太少:偶尔的三五块饼干、一两支香蕉,在伙伴们羡慕的眼神里,也只能勉强压压馋虫罢了。于是,每年的春天,爷爷便在花苗的缝隙里种上几棵西红柿苗,不久,这几棵苗子便硕果累累,红透满枝。于是,我们兄妹便有了一夏一秋近半年的美食,可是好景易逝,转眼深秋,草木凋零,我们心爱的西红柿也面临生命的终结,这意味着漫漫冬季,我们再无美味可享。这时,奶奶便领着我把发白的西红柿一个个摘下,扎成一串一串的,让哥哥挂在房梁上,仰脸望去,饱满圆润,象一张张孩子的笑脸。奶奶说:“盼着吧,等到下雪了,西红柿便红了,你们就又可以吃了”。于是,我便天天盼着下雪。等到白雪飘飘的时候,我们的西红柿真的一个个陆续变红了,欣赏着窗外漫天的白雪,嚼着汁水四溢的西红柿,只感觉酸酸甜甜,凉凉脆脆,真是爽极了,人间美味,不过如此。

    十六岁时,我离开父母,来到县城,开始了我充实、清苦的高中生活。每天除了拼命学习,就是馒头咸菜,那时最盼望的事就是每月两次的值周,因为值周便可先到食堂,先到食堂便可花二两饭票买到两根油条,买到油条便可把油条夹在馒头里,蘸上一点酱,享受到高中美味­­­­­­――馒头卷油条了。每次辛苦地买到,每次贪婪的大吃,那种酸酸软软、香香咸咸的味道都丰富甜美了我的每根神经,多年以来,一直都成为我高中生活最美好的回忆之一。

    后来,读了师专,和多数来自农村的孩子一样,主要依靠学校每月四十九元的生活补助度日,省吃俭用,勉强维持。只有在特殊的日子(生日、获奖等),才约三两好友,出去奢侈一下,每次吃的东西也都一样:主食炒饼;一荤一素两个菜,醋溜土豆丝和红烧小鱼。每次吃完都意犹未尽,回味无穷,大有余香三日之感。特别是那炒饼,白蒜面酱炝锅,洋白菜、绿豆芽配菜,出锅后点香油、放香菜,再洒上几粒油炸花生米。酥鲜软嫩,油而不腻,香而爽口,几吃几醉,每吃必醉。我对餐馆这对东北夫妻的手艺真是佩服到了极点。

     毕业教书以后,有了一份虽然不高但是稳定的收入,丈夫这几年生意顺风顺水,家庭生活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,出入饭店餐馆已成常事,可是我却越来越发现,想吃爱吃的东西却越来越少,每次只不过应酬敷衍罢了。我是一个恋旧的人,每次吃饭,我都不忘要个醋溜土豆丝,点个红烧小鱼,主食多数还是炒饼,可是每次都是失望大于希望,再也品不出当年的味道。至于冰箱里那些硕大鲜红的西红柿,常常发现放坏了才清理出来,除了可惜,再无其他。

    民间一直流传着朱元璋珍珠翡翠白玉汤的故事,时至今日,我才真正理解:时过境迁,时移事易,物是人非,情怀不再,纵使物依然,但是人已变,当然无论如何也品不出当年的味道了。

    世事如此,感情亦然吧。

    此时女儿清澈的眼睛写满了困惑:“妈,长大后,我最爱吃的东西还是肯德基。”

    我,笑了。

文章分类: 教师随笔
分享到:
官方微信
 
 
 
 
ABUIABACGAAg9oLX6AUo8In65AEwrgM4rgM

关注官方微信

获取更多动态